西南期货分析师夏学钊表示,可能是三种时间差导致了这一局面的出现:一是发改委的政策调整有一定的时间差,政策的力度是逐渐增强的,从初期的设定预案到后来的启动预案、从确保供应到直接点明控制价格。二是从政策调整到政策执行有一定的时间差,发改委的政策调整后,企业为增加供应,要相应做设备和人员的重新配备,这需要一定的时间。而且,由于企业还要考虑生产安全因素,近期的两起煤矿事故也敲响了警钟,这放缓了企业增产的速度。三是供应增量到弥补缺口存在时间差,即使企业按照预期扩产,但由于需求端也进入增长态势且原来就有供需缺口存在,这需要供应增量的足够积累。【详细】